• 愿你的余生,步履不停
  • 作者:经管学院 李心婷 编辑: 张浏旎发布日期:2018-03-12浏览次数:

二〇一八年的第一个月,我订好了去厦门的火车票。

十个小时,下铺。

我想不久后自己将被耳边的阵阵涛声唤起,醒来时会被鲜香味儿的蒸腾白气拥抱着——这是我距离二〇一八年最近的一个梦。

我将漫步冬日海风中的厦门出过老房子的门便转过一个小巷子;越过一坡小山便是满眼的山花野树。各种奇奇怪怪的人都在这里好好活着:缝纫机边的女孩矜持又美丽,穿着朴素的棉麻裙扎着简单的小辫;卖旧书的女孩在店子里点上香,合着流动的音符编出一幅山海经;会手工皮具姑娘有个六人间在鼓浪屿上,来往过的行人说着那儿节假日不涨价,只接待有缘人……

天一楼巷、曾姑娘巷、讲古脚巷、水流横巷、八卦呈巷、外清巷、梧桐埕巷……我将路过那里的每一栋老房子,在其中宛转曲折的小巷找寻历史的痕迹;金山旧货、将军祠二手市场、鹭江道早市、老剧场旧物集、旧物馆、老八市……每一处物是人非的旧址,都留下了过去斑驳的时光

我想踏过这一地斑驳的时光,跑到观音山的顶上去看日出,再走很远的路去看一树一山的三角梅旅程中踏着避风坞的小石子会闻到海水的咸腥,路过鼓浪屿上的姑娘们的手工店时再在一旁的燕尾山上捡一朵落花。最后我也许又会循着那每一转角小巷,回到开始时的地方:我会在邻人院里的葡萄藤门口闲话家常,也会在黄昏时不远的海边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

这是我距离二〇一八年最近的一个梦:我能在浅浅的海风中,邂逅一场厦门的正正经经的风花雪月。


2104C



还记得一七年的春天,我听过拙政园满目花朵在一刹绽放的声音,也曾近距离欣赏苏州博物馆的婉约苏绣。虫鸣声声的夏天,我在杭州的西湖畔数一池荷花,走过一世的断桥。广州的秋日没有寥廓与萧瑟,有的是灯火四溢的广州塔下我所藏匿于的人群中的热闹与潇洒。而冬天的我就有点任性了,爱吹着武汉凄厉的冷风,行走在长江大桥上,对着江面旁若无人地放声歌唱。

而更早之前的我,不知梦在何处:只得在长江中下游的温热梅雨下迎着炽热的夏风;或是在苦寒隆冬里听着响彻夜间的鞭炮,眼前避不开的是印着汗水渍的数学课本,还有不曾停歇过的划动的黑色水笔。

有时候我会想,对于身处银河系荒凉偏僻的旋臂上,微小的太阳星系中,一颗渺小蓝色星球上,尘埃一样微不足道的我们,旅行会有什么意义呢?

有人也许会说,旅行不过是走走停停,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地,如若不时时刻刻用相机和文字记录,我们会理所当然遗忘昨天走过的路。

可是我想要反驳:在这荒凉偏僻的星系中,我们短短的仅有一次的人生也许就是一场时间跨度极大的旅行。每一个阶段的行走就是一场短距离的旅行,我们在其中体味人生百态,悄悄然地长大成熟,然后收拾好心情与行囊,带着上一个阶段消化入肚的道理,继续勇敢地前行。

我们从幼儿园一路晃晃悠悠来到大学,褪去那被自己嫌弃的曾经的幼稚我们从高中短暂的三年旅行里脱身,开始为期四年的大学旅行幼稚与任性已被我们看做了稍显沉重的包袱,于是我们在新的梦旅开始前,将它好生留放在了过去——我们一身轻松,步入了这个新的世界。

这是我距离二〇一八年最近的一天:风雨交加,冷暖骤变我步履不停开始余下的人生。一日一日来,我将去领略东南西北大河山川的春夏秋冬;一步一步走,我将去感受自己心中愈加深刻的沉着与成熟。


地址:浩博娱乐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邮编:430023 联系电话:027-83922889 027-83955679